Lid

Fate·spiral No.1

Fate,正剧向,有对剧情的改动,但走原文路,绝对不黑任何一个人。虽然本人是腐女一枚,但绝逼清水 文,但cp会有。

注:本文有较多的性转,大部分是女转男,saber变旧剑,暴君、岸波白野、莫德雷徳变男性。

(如果是腐女也不用太伤心,本文大部分是男性,还是会有亮点的啦~如果是看过江南大大的《龙族》有福利啦,在FSN、FZ二周目路明非会以一个重要的身份出场。)

本文主角:旧剑,重要人物:闪闪、恩奇都,路明非,间桐绘羽川(一个穿越成虫爷的人,绝逼不是以前的变态!)

配角:Fate的大多数人,少数型月客串。

本人高中党,不定时更新,外加新人一枚,文风可能不怎么成熟,大家不要见怪~ ‌





第一章·Saber

 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

  周而复始 其次为五

  这是………,位于理想乡的陷入沉睡的少年,听见飘渺的声音。

  然 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

  啊啊……,少年轻喃,如此熟悉,接纳一切愿望的圣杯……

  其基为银与铁

  基础为石于契约之大公

  眼前那一帧帧染血的画面浮现眼前,那撕心裂肺的呐喊,那剑与矛相交的悲鸣,那浸满骑士鲜血的山丘,那湛蓝的天空已被硝烟和乌云遮盖……

  天降风来已墙隔之 门开四方尽戒皆闭之

  自王冠而出

 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

  少年颤抖着,内心在呐喊,在沸腾,实一切现愿望的——圣杯啊!

  宣告!

  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,没有与世俗接触之地。在这长生不老的灵柩,在这孤寂遥远的英灵座,在这遗世独立的血染之丘——被高贵的祈缚束在剑栏之丘的王者,睁开双眼!

  “汝身听吾之号令,吾命运与汝剑同在。

  应圣杯之召,若愿顺从此意志,此义理的话,变回应吧!”

  强大的气流从魔术阵式迸发,空气在撕扯风在咆哮,由抑止力强行撕裂现界与英灵座的缺口,由圣杯连接的道路正在形成。

  “再次起誓!

 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,

 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性。

 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,

 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,来自于抑制之轮,天平的守护者哟——!!!”

  黑色的风衣和雪白的长裙被风扯去猎猎作响,浓稠的魔力和强烈的白芒在空旷奢华的魔术礼堂炸开,极剧的魔力波动自魔术阵式荡开。一波波冲击使琉璃彩绘的玻璃窗碎裂,上面绘着无暇的“冬之圣女”渐渐被蛇形般的裂纹侵蚀。

  切嗣一手将爱丽护在身后,一手遮住灼人的眼球的白光,他感觉到手背的令咒与阵式产生共鸣,看来是召唤成功了 。

  爱丽望着丈夫纤瘦却高大挺拔的背影,一脸担忧,纤纤细手紧紧握住切嗣护着自己的手。冰冷富有骨感的触感传来,爱丽稍稍放一下心,望着切嗣的目光更加坚定。无论如何,都要贯彻切嗣的梦想,作为妻子,必须给予最温暖的怀抱和期盼。

  仿佛要结束了一般,阵式迸发出最绚丽最明亮的光彩。那一瞬间,目光所及之处,皆被白色吞噬,将色彩斑斓的世界洗刷成最最纯净的白色,不容留有任何杂质,世界仿佛回归最初。

  所谓的王者,那个用艾因兹贝伦家族费劲千辛万苦找到的剑鞘所召唤出来的王者。究竟是以何等姿态降临于世界?切嗣盼望着,牵动着古井无波的脸也流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  紧闭的眼睛感到光芒正在消退,适应了一会逐渐变暗的环境。

  神圣宏伟的礼堂重新变暗,星星点点发着亮光的魔术粒子像晨光中的尘埃一样起浮,一层像雾蔼一样的现象遮住魔术阵式的光景。透过朦朦胧胧的视感,隐约看见交错复杂而又华美的阵式还亮着黯淡的红色微光,被召唤出来的从者隐匿在重重雾蔼中,只隐隐约约看得出是一个衣着兵戎的身影。

  成功了!

   这是切嗣为数不多的激动和兴奋,即使是以“魔术师杀手”而著名的卑劣的男人,对于古代的英雄也会抱有崇高的敬意。更何况对方是被圣剑鞘——阿瓦隆所庇护的王,端坐于至高之高洁、祈愿之结晶的王座,死后魂归精灵之乡理想乡的圣人,救国救民的无比高贵的王者,对其抱有憧憬也是理所应当的吧。

  爱丽揪紧切嗣的衣角,苍白动人的脸染上因极度激动的红晕,同切嗣一起用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着阵式中的人影。雾蔼有散退的倾向,中间的人影微微晃动了一下。

  “试问,汝是吾之Master吗?”

  仿佛天使的天籁响起,处于变声期的,少年的与青年独有的声音韵味混合在一起,稚嫩而富有磁性,带着不可撼动的王者的威仪,透过光与影传达到切嗣的耳际。凛然、空灵,宛如精灵的语言,在冰冷寂静的圣堂回响。

  切嗣松了口气,的却是召唤成功了。收起僵硬表情,缓缓抬起印有鲜红令咒的右手,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回荡在礼堂:“是的。”

  清晨的第一缕晨光透过英灵背后的彩绘的琉璃窗,驱逐礼堂的阴暗,揭开遮盖英灵最后一层薄薄的雾幕,将其渲染为天国的圣人。

  看清那位王者的仪容,夫妻二人的呼吸微微一窒,纯白的、洁净的,只有圣洁才能形容那位王者。

  “那么……”王者挺拔的伫立在十字架前的圣祭坛上,湖绿色的眼睛俯视二人,面容肃穆,“契约成立。”

  金沙般的碎法被晨曦染上一圈明亮的光泽,,刘海细腻的发丝遮住光洁的额头,轻轻拂在淡淡的眉宇间。一张白皙的介于少年和青年脸庞,属于欧洲人略高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,精灵般容貌满是不可侵犯的凛冽和不符年龄的肃穆。

  若是此时此地有位德高望重的雕塑家在这儿,他会兴奋的全身颤抖,并指着祭坛上的人影说:“瞧!那是奥古斯特·罗丹的作品!上帝的真迹!”

  被上帝赐予的五官,被天使祝福的身躯,被精灵赞歌的精神,'以及,被臣子人民船厂已久的高贵的君王之节和骑士精神。

  金色的睫毛轻颤,他注视着将他召唤到现世的人。圣绿色的眼眸深沉如浩瀚的大海,晨曦被揉碎星星点点的撒响起中,年轻王者纯净的心让他的眼眸美丽璀璨如深夜中空灵的苍月。

  “Servant Saber,应圣杯遵从召唤而来。”凛然的声音回荡,身披银甲的英姿手住着无形之剑。

  “吾为不列颠的王——阿托利斯·潘德拉贡!”